有一种失去,是代表我曾拥有你

动态头脑 890浏览 32评论 来源:sunbet(官网)管理

文/苏乙笙  图/Shutterstock

 有一种失去,是代表我曾拥有你

  有一种爱情是你漫长而温柔的对白,有一种匆匆离别是后会无期,有一种失去是代表我曾拥有你。

  她生命中有一位「斑马先生」,他是她故事中最遥不可及的男孩。

  在她还尚未成熟的年纪,她一心嚮往遇见一个如他一般澄澈的少年。认识他的时候,他被层层阴郁笼罩着,但她从他的脆弱中看见了坚毅的温柔,而恰好是这份温柔包围着当时柔软的她,那正是她所追寻的。

  这个少年,他叫何田。

  百诺告别了一段陪伴她三年的感情,感到自己无依无靠,世界失去了重量,在她的面容上找不到一点少女仅有的生气。对她来说,所有情感都已支离破碎,那段日子是万劫不复的季节。

  对于重情的她来说,这个世界情感薄如纸,一点也不适合脆弱的她,太过锐利、太过苍凉,并不是她不足够勇敢或坚韧,而是她的声息太容易就埋没在喧嘈中,成为一场场兵荒马乱的陪葬品,与悲伤丝丝入扣。

  然而,恍恍惚惚地度过了数月,生活依然仓促地过着,没为此停下来等待疗伤的她说,这是最糟糕的日子,肯定不会再更糟糕了。

 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不愿在悲伤中浑浑噩噩下去,她尝试了许多种重新振作的方式,甚至从网路上遇见一些给她建议、鼓励她的陌生人,大多数人都是觉得她太过傻气,才会一头栽在爱情里,直言说现在的她还年轻,应该多见见世面,好好鼓起精神。这样的话百诺听多了,总觉得他们并不是真正理解她的伤悲。

  直到遇见何田。何田说,他非常能理解她的心情,也很欣赏她的深情,他也正在重拾过去自信的自己,他们可以一起前进的。百诺感受得到他的与众不同,渐渐和他成了知心的好友。

  果不其然,最糟糕的日子在遇见了何田之后开始有了重大的转变。

  「百诺,妳喜欢什幺颜色?家里要买条新被子了。」

  「百诺,柜子里有放妳最爱的模範生点心麵呢。」

  「百诺,明天我们一起去吃那家火锅店吧,我一直很想带妳去。」

  「百诺,妳几点下课?我今天不补习,想陪妳。」

  「百诺……」

何田是她见过最柔软的男孩,面对她的伤疤,他丝毫不畏惧地舔舐着那些流过泪的岁月,陪伴她阴郁而苍白的时光。何田带着她到处去散心、带她吃了许多她喜爱的餐厅,在她难过的时候还能拥抱她的不安,彷彿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伤,一心一意只为她。

  那些原本快乐不起来的日子,都是他为她找回笑容。还以为自己已无法再为任何一个灵魂而感动,却在面对他时,开始瓦解而躁动。

  她努力隐忍着那份正要萌生的情感,没想到徒劳无功,她知道自己需要他,她需要何田,哪怕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年轻,不再盲目,不再相信天长地久,她却相信他。

  如果她正处在幽暗无边的深渊,他就是她未曾熄灭的光芒。

 何田对百诺很好,日久岁深的相处,他渐渐喜欢上了百诺,但他知道她的心尚未痊癒,所以从不惊动她,只是无微不至地照料她、陪伴她。

  而百诺也不知不觉地习惯了他的存在、依赖他的温暖,她喜欢週末窝在他的住所,两个人盖着不厚的毛毯,她倚在他宽厚的胸膛,陪伴他看他喜欢的影集;喜欢睡前他紧拥着她的身躯,像是告诉她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,只要睁开眼就能见到令她心安的笑脸。

  跟他在一起,没有忧愁和烦恼,她喜欢这种生活。

  落地窗外的阳光将她从睡梦中晒醒,她看着枕边人熟睡的模样,想到浅眠的他好不容易入眠,便小心翼翼地从他怀中挣脱,为他重新盖好他不久为她挑选的浅蓝色被子,蹑手蹑脚地轻声下楼,就怕吵醒满容疲惫的他。

  环顾了四周,一眼看见他为了準备应考而满桌凌乱的书本和文具,她挽起袖子,对于他的住所她一点也不陌生,扫了满地的落髮,收拾了四处,恰好看见柜子里多了两袋点心麵。

  何田并不喜欢吃饼乾,她想起他曾问起她喜欢哪些牌子的零食,随后还像个老人家似的碎唸着她别吃那些不营养的食物,生怕她搞坏身体。可是知道她喜欢,还是默默的买给了她。

  他的温柔总是那幺无声无息。

  何田曾说过百诺是个活得太浪漫的人,也正是因为他从没见过这般少女,才会被她身上的气质给吸引。他说在百诺身上看不见现实的重量,他特别羡慕着她,不被世俗洗礼,不被现实桎梏。

  何田和百诺是相差甚远的两个人,他从小就是父母眼里的希望、也是师长们眼里的优秀学生,总是背负着社会高期望的眼光,成为众人的好榜样,他有规划好的未来蓝图,脚踏实地的实践着;而百诺从小到大没有什幺存在感,在哪里都十分低调,安分守己的做好份内事情,不要求最好,只要自己舒适就好,一直活得无忧无虑。

  他钦羡着百诺的纯粹,而百诺也同样钦羡着他的完美。

  多好的一个人啊,她多想成为像他这样的人。

  再过不久就迎来研究所的考试了,百诺看得出何田眉宇间的疲惫,日夜埋头苦读的他总是没能睡上一晚好觉,生活越来越繁忙,马不停蹄的进行着。

  但百诺还留在原地。

 

 何田对百诺的关心问候越来越少,他们见面的次数也不如以往频繁,百诺内心是纠结郁闷的──他正为了他的前途努力呢,我可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。

  他们的关係也随着日子越来越沉重了起来。

  她多想告诉何田,现在的她已经愿意不顾一切拥抱他了,可是她总是找不到适合的时机点。眼看着他们越渐疏离的关係,就将要从以前的如胶似漆变得不闻不问了。

  她怎幺能不着急,她就要错过他。

  「何田,我想说,我们之间……」

  「对不起,我现在无法顾及到妳,我们……」何田沉默了半晌,像是斟酌着怎幺开口才能避免伤害到她:「我们先退回普通朋友的关係吧,好吗?」

  百诺知道的,她心里是清楚的,她知道何田的未来有大好光景,现在的她暂时尚未摆入他未来的规划中。她必须谅解,至少此时此刻,他并不需要她。

  他并不需要她、他并不需要她、他并不需要她。

  她眼眶一热,感觉内心的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