掏钱捐贫困生载送上学回家爱心教师把学生当儿女

天文图集 612浏览 16评论 来源:sunbet(官网)管理
掏钱捐贫困生载送上学回家爱心教师把学生当儿女一名小学生到“阅读障碍孩子学习中心”(iSINA)上课时闷闷不乐,整天一句话都吐不出来。老师吩咐的作业也没有完成,一脸郁闷的他看起来都快哭了出来。“你怎幺了?”在中心任教的老师诺阿兹亚(Nor Aziah Mohd Hassan)关心地探问他的情况。在多次追问之下,这名学生才说因家里穷得没有余钱和食物,结果他饿了一整天。于是,诺阿兹亚默默自掏腰包塞了一些钱给学生。“去,到附加的杂货店买些饼乾。”辅助孩子心灵成长当老师已有5年光景的诺阿兹亚,每天都会接触家贫的小孩,由于她极为关心小孩的情况,久而久之,她渐渐了解这些小孩的心事。对她来说,老师的责任不仅止于把知识传授给孩子,更重要是辅助孩子的心灵成长。用孩子的在校成绩去断定他们的未来是肤浅的。贫困家庭的孩子,常常因为三餐不继,而无法专心课业,所以若以课业成绩来要求或评估他们,对他们是不公平的。5年前的某一天,iSINA的成员带队到鹅唛一座小村庄里教导村内的小孩阅读写字。当时,iSINA创办人拉玛丽扎和诺阿兹亚就和村民细聊他们的生活情况,并由此了解村内孩子的需求。iSINA每次带队到访该村庄时,都会先巡视村子的情况,并为村内孩童进行学习能力测试。他们摊开一张写满字句的纸张,要孩子逐句唸出这些句子。得分较低的小孩,即可接受该中心提供的培训课程。而诺阿兹亚当年就是在iSINA团队某次巡视村庄时了解该中心的运作宗旨,过后更到该中心执教至今。“在这之前,我是在一所大学开设一家迷你杂货店,那一年是我人生的转捩点。当时,我的孩子正在读六年级,为了陪伴孩子温习小六考试的课业,我就想结束杂货店的生意,因杂货店的工时太长。结果,iSINA的创办人答应聘我为教师,加上我很喜欢iSINA的教学方式,兼且这份工作可以让我腾出更多时间陪伴孩子,所以我就转换跑道,到iSINA当老师。”在中心里,诺阿兹亚可说是一名大小孩,她除了表情生动,而且常用大动作和孩子沟动,逗得孩子开心不已。她说起话来非常有趣。开心时,她总是说得手舞足蹈,笑容满面;感慨时,她就会沮丧的低着头,仿彿下一秒钟就要哭出来似的。“带小孩并不容易,要了解他们每个人的性格更是一种挑战。所谓万事起头难,刚进入中心时,我必须费时和每个小孩接触,时间一久,我逐渐了解他们每一个人,之后就可以相处得很开心。”她坦言,想要得到小孩的信任,并没有一种具体的技巧或方程式。“到中心求助的小孩,多因学习能力差,自卑感特别强。他们每天被学校的同班同学嘲笑,任谁都不会开心。而激励孩子的工作并不容易,身为老师的我们需要给予学生更多的关怀,而不是批评。”聆听孩子的心事到iSINA上课的孩子都很可爱,他们在听老师授课时,眼睛瞪得好大。每逢遇到难解的习题时,他们总是咬着笔桿不放,并回头望着老师傻笑。诺阿兹亚每次看到孩子的笑容时,整颗心都会被融化。“这群孩子在学校是属于后段班学生,因为他们的阅读书写能力不佳,自小就被许多师生侮辱多时。我们希望能通过最基本的阅读和写字,改善这些小孩的学习能力。”她说,只要出现些微的改变,并让孩子看到自己的进步,他们的自信心自然而然就会加强。她认为,老师的责任是除了教导以外,还得注意和观察学生在班上的表现。“太顽皮或是太安静的,都不会是好事。前者或会影响同学上课,后者则是常常安静得连功课都不做。除了跟学生沟通,我们也寻求家长的合作。若家里有事情造成孩子不开心,老师都会儘量给予辅导。”她披露,孩子最需要的往往只是一双愿意聆听他们心事的耳朵,而他们并不指望老师会即时给予解决方法。虽然教导家境贫困的小孩极为不易,但诺阿兹亚却从不退缩。赴贫民区办速成班“我们试着爱他们、 开导他们。一切不需要去勉强,慢慢的,我们就会看到孩子们在态度上的改变。当孩子建立自信后,他们眼神中所流露的光芒自会有所不同。”诺阿兹亚说,该学习中心的教师都非常团结,若有一方无法妥善处理或照顾在中心上课的孩子,另一个老师就会接手。“我们都是以学生的利益为出发点。此外,学生和老师之间的默契也需时培养。”她解释,马来西亚的教育模式没有顾虑到学业成绩不好的孩子,以致他们踏出学府后顿感前途茫茫。除了课室的教学,诺阿兹亚每隔几个月也会到社区教导孩子速学班。“我们将课本、 教材都搬过去,自己开车出发。”他们所到访的社区主要是贫民区和原住民社区,而速成班所面对的挑战主要是如何确保学生每天定时到来上课。“我们通过小孩的亲朋戚友去查看孩子的行蹤。有了他们作为我们的耳目,监督孩子的出席率就变得简单许多。”节庆为贫户送礼哈兹丽娜(Nurhaslina binti Zulkaply)的两名孩子目前都在iSINA上课。每天晚上,她坐在中心厅堂静候孩子放学。“长子在此上过学习班后,年尾就在学校拿到优秀学生奖(Pelajar Cemerlang)。从不识字的孩子,到后来被选为优秀生,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惊喜。我替他感到开心。”也因此,她后来将另外两名年幼孩子也送去该中心。据悉,该中心的学生的家长的经济能力都较差,所以无法付费送孩子到其他地方补习。除了授课,该中心每逢节庆也会为贫困家庭送礼,如开斋节时,老师会带学生到购物商场选购新衣,令大家感觉很开心。阅读障碍学习中心的教师的付出值得大家肯定,在他们的陪伴和照顾下,患有阅读障碍症的孩子渐渐克服难题,并从老师处感受到一丝暖意。儿学书写与母简讯沟通诺阿兹亚说,约一年前,有一名26岁男子主动上门报读读写班。“他说,他在交通方面面对问题,由于他不识字,哥哥不让他搭巴士,因为担心他搭错巴士。“我心想,反正他住在我家附近,于是,我每天接送他往返中心和住家。直到有一天,他告诉我他已学会搭巴士。原来,他在本中心学习一段时日后,已学会读告示牌上的字眼。掌握阅读能力后,这名年轻人从此建立起自信心。”她披露,该中心并不是只收录小孩,凡是面临阅读障碍问题的人士都可以到该中心上课。另一个让诺阿兹亚难忘的是一名小男生,他在识字后,便常写讯息给久未联络的母亲。“这名男生来自单亲家庭,母亲长时间在外工作。男生放学后多是独自回家,为了确保安全,母亲时常通过电话简讯和孩子沟通。初时,孩子因为不识字而无法回覆母亲的简讯。这对母子平日鲜少通电话,那是因为他们没钱为电话加额,而这种情况也使得为母者感到焦虑难受。直到孩子学会写简讯,并经常发简讯与母亲联络,情况才获改善。看到学生的生活获改善,我也觉得甚是欣慰。”此外,她说,很多逃课或逃学的孩子,多被认定为坏学生,但究其实,有些孩子是因为无法跟上学校的学习进度,加上听不懂老师所说的内容,而无心向学,甚至进一步逃课。“由于无法掌握学业,这些学生常被师生责骂,因此,他们有时会想,与其待在班上继续被谩骂,不如逃课。那是一种缺乏自信心的表现。但若要协助孩子建立自信心,却非常考功夫。” ‧2016.12.02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